京津冀环保网
最新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人物
 
环保人物
人物眼里的小人物 ——环保“斗士”亚洲“破烂王”刘康
发布时间:2016/9/7 10:21:05  作者:记者 刘军强 闫小静 通讯员 李成书   来源: 河北共产党员网
 

   七年前,在中国冀南邯郸市有一个被称为“鸟都不落”的废弃地———邯郸大西沙,来了一位30多岁、皮肤白白的小伙子,叫刘康。他带着7个人,在市县领导的陪同下,决定在这个不毛之地修路通车,开辟一个新天地,当时这个举动震惊了省市政府,这个人是太年轻?是太自不量力?是富二代?是疯了?  他保持着沉默,封堵了双耳,在这个风沙漫舞的环境里,食住在帐篷,从2009年5月至2010年5月,用一年的时间建成并投产了一座规划35平方公里,第一期占地5.6平方公里的“破烂加工厂”——中国再戈集团。

  七年后走进“再戈”,一个湖映山景的园林式单位,一辆辆满载着各种破烂的大货车,川流不息地从四面八方赶来,不仅布局了京、津、冀地区1000个回收体系网点,而且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设有办事处,收集中东地区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的一次性废旧塑料、报废汽车零件,伊拉克、以色列的矿泉水塑料瓶、易拉罐等;

  宽敞明亮的生产车间里,机器轰鸣,多条来自全球顶尖的垃圾处理生产线,在”清道夫们”的操作下昼夜不停地在运转作业,上千名穿着制服、经过专业培训的工人在各自的岗位上,聚精会神、技术娴熟地操作着带有外文字母的进口大型机器,通过他们的劳作,一眨眼的工夫垃圾变成了黄金,废物变成了宝贝,到处一派繁荣景象;

  再戈湖畔有一台“再戈集团”的CPU,由院士、博士、硕士研究生,以及从国内名校、科研机构聘请的20多位专家、教授组成的中国再戈再生资源研究所,亮眼夺目,这是再戈集团的核心机构,刘康爱惜人才如命,他花巨资引进人才,挽留人才,为这些人才提供了舒适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让他们能够潜心全力的研究再生资源理论,攻克着高端垃圾处理新课题,研究所里研发的不仅有工业课题还有农业课题,多个工业农业再生资源专利技术都来自这个看似简朴的中式小院。一个年回收加工总量数仟万吨的亚洲最大的废旧品加工基地已经在中国冀南大地崛起。

  七年后的今天,再戈集团还出现了一些“爆炸性新闻”——世界五百强、中国葛洲坝集团牵手再戈集团,在此成立“葛洲坝再生资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更为可喜的是,再戈集团将于2017年2月在澳洲上市。

  葛洲坝集团是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的央企,是国家计划单列的首批56家大型试点企业集团之一,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有着较大影响。经过一年来的反复磋商,葛洲坝集团决定与中国再戈集团合作,打造废旧回收经济合作共同体,这是全国第一家进入再生资源行业的中央企业。 2016年4月29日,来自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及众多”破烂王”,云集邯郸中国再戈再生园区见证“葛洲坝”“再戈”的盛大联姻仪式,这是混合制经济的典范,是供给侧改革的风向标,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双创背景下的成功经验排头兵,这更加充分展示出刘康的智慧和胆识。

  再生资源是全球人的共同话题,在这个领域组建一个国际组织,让再生资源造福于全人类,是有超前思维的人才会有的宏韬伟略。这个行业的精神领袖刘坚民,是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老会长,对刘康的人品十分了解,对他的事业非常支持,在外界经常被误为父子,其实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位徳智双馨、资历丰富的“老帅”,从全国几千万人的行业中反复筛选,选择了刘康,任命他为首届秘书长。2016年5月下旬,“再生资源国际联盟”在北京清华大学宣告成立!

  “全球丐哥”王金平,主动站出来支持刘康,并且自发组织了上千人的“峰会”,在峰会上“老会长”和“全球丐哥”再次断言:“亚州破烂王非刘康莫属!”

  近日,刘康和志同道合的几位高层次学者发起建立了“京津冀再生资源环保产业基金”,并联合合伙人与邯郸市委市政府签署了投资50亿的再生资源项目。项目全部投资运营后,可直接拉动10万人创业再就业,增加产值500亿元。还计划两年内组合仟家上规模的同行企业进行产业重组,预计2018年产值至少增加1500亿。

  刘康上世纪七十年代诞生于河北定州,二十岁进入邯郸市公安系统工作,2005年从公安局调入央企中国华冶科工集团。中国华冶是中国钢铁工业的开拓者和主力军,承担着国内几乎所有大中型钢铁企业生产设施的规划、勘察、设计和建设工程,是全球最大最强的冶金建设承包商和冶金企业运营服务商。用钢材,建钢厂,拆旧厂,建新厂,在那一项项宏伟巨大的冶金建设施工过程中,他看到白白扔掉了大量钢铁以及其他生产废料,浪费非常严重。他想,这些废料从开采矿石到冶炼钢铁,需要多少水、多少电、多少人力、多少工钱。再说钢铁资源是有限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变废为宝,实现废料回收加工,既节约了效益,又节约了资源。从此产生了再生资源研究开发的念头。

  为了研发破烂经济,他书上查,网上找,翻阅资料,寻求答案,但发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方面成型的模式,成功的经验。为此,他决定走出国门去观世界,改变世界观,拓宽视野,探求破烂经济理论与实践的真谛。年底,他打起行囊,带着开拓破烂经济的凌云壮志,到美国加州管理大学攻读博士。

  读博的三年时间里,他与来自世界各地专家教授反复讨论地球资源、修旧利废、环境保护等国际性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并搜集先进国家废旧物资回收加工的信息。

  这三年,是他思想产生新的飞跃的三年,是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三年。刘康身在美国,心在故乡。他倾心关注着中国的再生资源回收领域,自古以来,收破烂一直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行业,那些蹬着三轮沿街收废品,拉着排子车收废铁、废铜、废塑料的经营者,往往被人瞧不起,认为没有技术含量。但刘康则认为,越是低下,越是需要发展。目前,全球资源匮乏,与日俱增地消耗着不可再生的地下资源,同时产生着大量垃圾废料,使人类生存环境愈来愈差。废品回收利国利民,关系着人类资源,关系着环保大局,关系着国民经济整个链条。他决定把终身献给再生资源环保事业,誓做这个领域第一人,构建中国的绿色环保梦,打造全球最大破烂王国。

  2008年下半年,他装着满脑子信息、满肚子知识回国。回到单位后,刘康向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先后到台湾、德国、丹麦、日本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实地考察,了解垃圾回收、垃圾处理以及循环经济的方法和途径。这次考察使他更加兴奋无比。

  刘康知道,无论成就哪方面的事业,都得向业内权威、行家里手学习请教,当时他曾找到全国再生资源权威人士刘坚民,谈了要干“收破烂”这一行,请求给予指导,当时刘坚民很吃惊,认为这么帅的小伙子,又有高学历,工作单位又那么好,感觉不大可能,质疑了大半天。但听他的谈话,思路清晰,视角宽阔,目标宏伟,做事真诚,相互之间有很多共识和相通之处,便帮他制定了规划,提出不少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这就更加坚定了他事业的信心。

  然而,家庭和社会上的阻力却很大。当时他把自己的想法和详细方案讲给父亲时,遭到了老人的拒绝,父亲认为他当时是央企副总,拿的是固定工资,一年十二个丰收,抱的是个“金饭碗”,希望他好好上班,别去乱折腾。

  周围的同事朋友也都感觉,留美博士去当破烂王,不可思议。

  但是,刘康铁了心。他决定在邯郸冀南新区投入巨资建设规划35平方公里首期占地5.6平方公里的中国再戈集团,2010年5月份底亚洲最大的“破烂加工基地”建设完成并投产。

  他当时找到时任中国华冶集团董事长孟庆林,询问能否以央企身份做“第三产”,回答是“原则上可以参予但是资金靠自己想办法”,他又拿着方案找到了一个名叫牛培新的国营企业厂长,这家企业看了方案,同意合作。最后他拿着可行性报告在2009年两会上以政协委员身份做为1号提案报告,上报邯郸市委,立即得到了时任市委书记崔江水的全力支持,不仅批复同意,而且还为此成立项目指挥部,由时任常务副市长丁英辉亲自挂帅帮助建设。

  自主创业艰辛多。那两年,心志劳,体魄累,他的体重减了15公斤,体力严重透支.....然而,是勇不言败的精神支撑着他,是改变环境和提高行业尊严的信念鼓舞着他,使他挺了过来。

  建起一个厂,带动千万家富裕。以此为圆心,辐射华北五省市,周边的废品源源不断地送到这里,给华北地区收破烂的工作者带来了实惠和尊严!

  一时间,“邯郸建成亚洲最大破烂加工厂”,成了国家、省、市新闻媒体报道的热点,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新闻联播的黄金时段报道了再戈集团,刘康也成了重点宣传对象。采访记者接踵而来,参观访问者络绎不绝……刘康先后受到国家、省和有关部门领导的亲自接见。

  当时,他的压力很大,投资这么大,成本如何回收?占地这么多,如何合理使用?再说又赶上亚洲金融危机,资金链断裂,这一系列现实问题都给了刘康致命打击。

  他又找到父亲谈心,谈了几乎一宿。“夹着尾巴做人”——老父亲的忠言打开了他的心扉,他非常明白,这是让他低调做人。

  从此,刘康谢绝了媒体采访,换上“丐服”,全身心地投入了他的事业中。

  刘康深深懂得行业有秩序,企业才会长久。他借助互联网搭建起首家破烂经济平台,自费创办了再生资源培训学校,把自己探求的破烂经济理论和实践经验,毫无保留地贡献给平台。七年来,在平台上无私地组织培训上千场,受训者达数万人次。

  刘康还与多家名校名院合作开设了再生资源研修班,定期不定期的举办高端培训,讲授相关行业知识,利用各种机会,采取不同形式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为同行业的“破烂王”传送精神食粮。他说,他要在未来5年内培养出仟名“破烂将军”。

  中国的再戈,也是世界的再戈———刘康无比兴奋地说。他收破烂还把眼光盯住了国外,在连接欧亚非三大洲、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枢纽地位的中东,建立起“中东总部”,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以色列和东南亚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再戈分公司,把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报废汽车和废旧物资,通过拆卸、切割,进口到国内,把废旧塑料制品通过破碎、压块,用集装箱隔洋过海运回国内,让国外的垃圾到国内变金,国外的废旧品到国内变宝,不仅拓宽了领域,创造了经济效益,还通过收破烂搭建起中外交流和友谊的桥梁。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农村废弃物资源十分丰富,可利用资源回收有着巨大潜力。棉籽皮可以加工食用菌,棉花柴可以制造纤维板,玉米秸、麦秸、人畜粪便,通过技术处理可以制作沼气,既能有效解决农村生活能源问题,又能获得农业生产所需的有机肥料,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具有良好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

  然而,农业领域废旧处理也走过不少弯路,刘康对农村农业农民有着深厚感情和了解,他清楚地记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展过全国范围内的秸秆再利用工程,那时候利用秸秆制作青储饲料,多余的秸秆埋进沼气池,沤制有机肥料。因为秸秆可以造纸,那时中国农村小造纸厂遍地开花。但是由于没有坚持科学发展,致使在推广和运用中遇到了许多问题。后来,又出现了秸秆大部分被原地焚烧的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还成了雾霾的重要污染来源。究其原因,就是之前的这些回收方式并不适应社会的发展。青储饲料的规模化专业化,农业普遍使用农业化肥,小造纸厂污染严重等种种问题,使秸秆回收利用受到挫折。

  刘康从创办中国再戈集团开始,他就一直在构想着如何把农产品废旧回收这篇大文章做好,为农民兄弟造福,尽快走上小康路。他依照自然科学理论,重新研究分析秸秆的可实用性,发现了秸秆的新用途,菌类种植。为此,他走访中国农业科学院,提出了这个想法。在科学家陈刚的支持下,先后走访了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特产研究所、生物技术研究所,学习和考察了大量的知识与技术,得出利用秸秆培育种植菌类大有可为的结论。

  带着丰富的科研成果回来以后,刘康用工业农业相结合的模式推广实施,联合陈刚科学家团队开发了“一品菌粮”、“一品肥”并且统一商标,又组合佰家优秀农村合作社,落实这一富民工程,他要使这一项目在全国农村开花,让亿万农民受益,走上富裕小康路。在实施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阻力,有人反对,有人质疑,但刘康办事历来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认准了的事就要干到底!

  他引进资金,聘请人才,吃在阡陌田梗,休息在实验大棚,脸晒黑了,身累瘦了,当看到原本只是用来焚烧的秸秆,长出了一朵朵肥厚的木耳,一块块雪白的蘑菇,看到农民将一叠叠钞票装进腰包的时候,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甜蜜。

  他说一个人富起来很容易,让祖国真正的富有却很难。他常说不要问祖国给了你什么,关键是你为祖国做了什么!

  他每周几乎都奔波在在海陆空的路上,很少能躺在床上睡一会儿,他几乎不属于他的小家,儿女的学校门朝哪都不知道,他的爱人全部承担了这个家庭的一切!他说他即使死也会死在事业的路上。他留给子女的只有一种精神,也可以叫“破烂王精神”,这种精神叫“不要命,不要脸,不为难”的三不精神。所谓不要命就是要玩命要付出生命代价去干这个事业!不要脸即是放下一切尤其是面子,把面子放下去挑战垃圾和废物,人弃我取,人康我荣!不为难即是不让祖国为难不让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为难,让祖国更强大!行业人更有尊严!

  刘康是再生资源产业的领军人物,也是中国环保产业的践行者。他开车在路上,经常习惯性停车去捡矿泉水瓶等可回收生活垃圾,放在后备箱,积攒满后送到废物回收中心;他教育全家要爱护环境,养成良好习惯,从一点一滴小事做起去实现美好的绿色环保梦。

  刘康永远都是那么一张笑脸!永远都有一股强大的精气神,他说人是被外界打不败的,只要有信仰,永远有力量,他从事这个行业十年来,所遭受的困苦常人无法理解,表面上儒雅气质,风度翩翩,其实内心经历着巨大风暴!在他眼里破烂路上皆风景,人人都是大菩萨!他无怨无悔的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创业艰辛,艰辛之后是阳光,是微笑。经过十年在这个行业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中国再戈集团的经营范围,已拓展到有废旧钢材、废旧橡胶、废旧塑料、废旧木材、废旧家电、废旧发动机再制造、稀有金属再生等八大板块及相关再生物品,同时引进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废钢破碎生产线、汽车拆解生产线、大型液压起吊、破碎剪切、高能焚烧炉等大型专业设备,并自备有专业污水处理厂,一个设备齐全、配套完善、货源充足、运转正常的废旧加工企业已经形成并健康发展。

  谈到“破烂经济”的远景规划和宏伟理想,刘康说,再戈集团将沿着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带着队伍、技术、资金,沿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条世界上最长的经济大走廊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条沟通中外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在沿途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起一个个高科技废旧物资回收基地。把“中国再生资源大旗”插到世界各地!相信刘康团队此举将引起全球环保人士的高度关注,他是真正的世界环保斗士,真实的亚洲破烂王。


 
版权所有:京津冀环保网